欢迎访问陕西省太白林业局官网!您是第 343571 位访客。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务政工 > 组织宣传

第十六集:“禁卫上将”张宗逊(上)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7-27 访问次数:42
第十六集:“禁卫上将”张宗逊(上)

知史爱党、知史爱国,知史明智、知史担责。为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陕西省委组织部、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陕西网、陕西人民艺术剧院精心制作了《红色陕西》系列音频,为您讲述发生在陕西鲜为人知的经典党史故事。今天带来第十六集:“禁卫上将”张宗逊(上)。



 延安,成就了张宗逊军旅生涯的一段传奇,也让他获得了“禁卫上将”的殊荣。

迁移延安 不辱使命

 1936年冬,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历经千辛万苦到达陕北的张宗逊在保安(现志丹县)县城见到了毛泽东。此时,毛泽东刚就任中央军委主席不久,一看见张宗逊便亲切地说:“张宗逊你好幸运呀,三次爬雪山过草地竟安然无恙!蒋介石的‘围剿’把你‘剿’回了家乡,给了你天时、地利、人和,我真替你高兴呦!”

 毛泽东还爽朗地说:“我们已决定调你到总部机关来。陕北的风土人情你都熟,来给我们当向导吧。”

 就这样,从1937年1月6日起,张宗逊开始担任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参谋长叶剑英)第一局局长,时年28岁。

 中央军委一局,也称中国工农红军总部一局,是军委指挥机关的一个综合部门,下设作战、文秘、机要、警卫和行管等业务单位,并直接指挥中央警卫团。

 到职后的张宗逊马上筹划军委机关迁往延安事宜。他亲率警卫团一部及先遣人员,乘马星夜赶往延安,划分了各单位的驻地,布设了警戒,并制订了整个迁移方案。随即,他返回保安将迁移方案呈请党中央和毛泽东审定并下达给各单位,然后护从毛泽东由保安向延安转移。

 在前往延安的路上,两人骑在高头大马上边走边聊。毛泽东感慨地对张宗逊说:“十年前你护送我上井冈山,现在又护送我去延安,这是缘分吧?”张宗逊以憨厚的微笑做答。

 秋收起义受挫后,经过“三湾改编”,张宗逊调到特务连任副连长。他带领一个排,专门担负毛泽东的贴身警卫,实际上成了毛泽东的首任卫士长。当时到处是反动武装和土匪,内部也时有动摇分子和叛徒闹事,随时需设岗布哨,严防不测。从三湾改编到进军井冈山,张宗逊与毛泽东形影相随,动则一同行军打仗,歇则同宿一个屋内,经常是毛泽东睡在铺板上,张宗逊等打地铺睡在跟前,随时守候。在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历次反围剿作战中,张宗逊一直紧随在毛泽东身旁。他以自己诚实、忠勇和勤奋的品行,赢得了毛泽东的器重,遂逐步被提拔担任大队长、支队长和师长。张宗逊率部打了多次硬仗恶仗,两次身负重伤。在毛泽东遭受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排挤时,张宗逊也受到了牵连,被免去了师长职务。

回防延安 砥柱中流

 1941年1月中旬,蒋介石调集重兵,在安徽南部的茂林地区伏击新四军,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致使新四军六千余名将士阵亡。

 毛泽东为了防止“皖南事变”在陕北重演,对蒋介石保持着高度警惕,一方面指挥八路军、新四军深入敌后奋力抗日;同时,在军事布局上又确保能及时调集力量保卫陕甘宁边区的安全。所以,张宗逊率领的三五八旅便经常被配置于晋绥地区。这个时候,张宗逊已经担任了八路军一二零师三五八旅旅长、吕梁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资料图片

 1943年 3月,蒋介石出版了《论中国之命运》一书,大肆鼓吹中国只能有“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独裁主张,发出了强烈的反共信号,公然叫嚣“解散中国共产党”“取消陕甘宁边区”,并调集盘踞西安的胡宗南所部十多个旅,妄图攻占陕甘宁边区,“闪击”延安,一举消灭中央首脑机关。此时,中共的党政军大批高级干部,正集中在延安参加整风运动。

 延安的安危,关系着全党乃至中国的命运。毛泽东于6月初,电令正在晋绥前线的张宗逊,率领三五八旅立即西渡黄河,开赴延安以南的富县地区,准备抗击国民党军队的进攻。

 从1937年秋离开延安开赴抗日前线作战,一晃就是六年的时间。六年里,张宗逊的部队人数由两个团四千余人扩编到了四个团和三个直属营,是一支拥有一万多人的精锐部队。以如此雄厚的实力回防延安,张宗逊心里多了几分底气。

 张宗逊回到延安向毛泽东汇报了在华北作战和建军的情况,毛泽东说:“你三十而立,块头更大了,比井冈山时期阔气多了,成了万军首领!今天留你吃饭,以示祝贺。”

 席间,毛泽东告诉张宗逊:“蒋介石从希特勒那里学来点新战术,企图闪击延安,把你们调回来,就是为了对付他。”

 张宗逊回答:“指战员听说蒋介石要进犯延安,个个义愤填膺,决心誓死保卫党中央,请主席放心。”

 之后,毛泽东在调兵遣将准备抗击蒋介石进犯陕甘宁边区的同时,又亲笔撰稿通过报刊和广播电台,揭露蒋介石挑动内战、破坏抗日的阴谋。在国内外舆论的强烈反对下,蒋介石不得不于1943年7月10日电令胡宗南:“暂停闪击延安的军事行动。”

 可是,蒋介石军事行动虽然取消了,但边区面临的危险并没有解除。

 果然,就在蒋介石发出“停止闪击延安”的第十天,胡宗南部就突然袭击了淳化县的爷台山等地,侵入边区宽一百多里、长二十多里包含41个村庄的地区。

 毛泽东立即通电国内外,揭露国民党顽固派挑动内战的阴谋,同时,组成了爷台山反击作战指挥部,任命张宗逊为司令,展开收复失地的战斗!

 身为作战部队司令的张宗逊调动三五八旅及附近部队将近八个团的兵力,用“正面牵制、两翼包抄”的战术思想,仅激战一昼夜,便全歼了入侵的敌人,表现出了“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大将风度!

 8月13日,毛泽东在延安干部大会上点评这次反击战:不久前,国民党调了六个师来打我们关中分区,有三个师打进来了,占了宽100里、长20里的地方。我们也照他的办法,把这宽100里、长20里地面上的国民党军队,干净、彻底地全部消灭。

 胜利收复爷台山,全歼入侵之敌,大大改变了陕甘宁边区南部的敌我态势,保卫了党中央的安全。险象解除,毛泽东命令张宗逊率部再次东渡黄河,开赴晋绥抗日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