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陕西省太白林业局官网!您是第 573596 位访客。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务政工 > 组织宣传

第四十一集:童子团活捉神团首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1-04-02 访问次数:46
第四十一集:童子团活捉神团首

 知史爱党、知史爱国,知史明智、知史担责。为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陕西省委组织部、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陕西网、陕西人民艺术剧院精心制作了《红色陕西》系列音频,为您讲述发生在陕西鲜为人知的经典党史故事。今天带来第四十一集:童子团活捉神团首。

 1933年春,红四方面军特务团进入陕西省镇巴县西南山区,同盘踞在那里的国民党军杜忠孝团先后在马家寨、白杨坪等地激烈战斗。红军连战皆胜,扩大了苏区。红军宣传土地革命政策,发动群众建立侯家岩乡苏维埃政府,同时成立了童子团。这批少年儿童,在红军的培养教育下,很快成长为一支保卫苏区、保卫苏维埃政权的骨干力量。

 同年夏天,红军领导侯家岩乡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童子团积极参加打土豪分田地活动,捉住土豪王子元等人,没收了他们的财产,分给了贫苦农民。劳苦大众箪食壶浆慰劳红军,打心眼里拥护苏维埃。但是,土豪劣绅和地主老财却极力维护旧的土地制度和反动政权,反对革命,斗争十分激烈,加之侯家岩乡地处川陕根据地北部防线上,常有白军和反动神团骚扰,斗争形势更为错综复杂。

 炎夏七月,太阳似火。童子团队长范从恩带着王文昭等队员,身背马刀,手里端着红缨枪,整天站在不遮风雨、不避寒暑的渔罐子关卡哨棚里。

 一天傍晚,童子团员隐隐约约地发现远处夕阳下一个人影朝哨棚走来。几位年幼的童子团员机灵地交换了一下眼色,便簇拥在一起商量对策。

 一个说:“渔罐子东西都是悬崖峭壁,河谷乱石林立,来者若是坏人,我们力单难防,要想点办法。”

 另一个说:“我们这里山大林深,狼虫虎豹甚多,大人们常说:‘晚霞不出门,出门寻死魂,凶多吉少’。依我看,此时此刻来者一定不是善人,十有八九是耳报神,要不就是搞阴谋的坏家伙!”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小声议论正热烈时,一个人影已走到离哨棚二百多米的地方,四下张望。童子团员见他行动鬼鬼祟祟,格外警惕。队长范从恩见那人一步步逼近,已来不及再讨论,就果断地说:“大家隐蔽在旁边树林里,听我口哨行动,动作要迅速、勇敢!”

 童子团员们钻进树林,小心翼翼地观察动静。范从恩一个人站在哨棚下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人。远看那人是山村农民的打扮,头上勒着白帕子,上身黑色马褂,下穿着长大衫子。走近一看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于是他主动走上前,盘问道:“到哪里去?歇歇脚吧!”

 那人见哨棚只有他一人,暗暗地想这渔罐子上十里下五里荒无人烟,一个小崽子算得了什么。便抖抖身子,走进哨棚坐下,自我介绍:“我是三元坝人,到白杨坪求亲借钱的。”还假惺惺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路条,让小范看。又说:“我们那里也建立了苏维埃,红军均田均地可好啊!”

 范从恩心想红军不久前打了三元坝的白军,没有在那里建立苏维埃,仍回师驻在苏家坡。哼,他在编谎话,让我再追问他:“你们那里建立了苏维埃,那好啊,不知苏维埃主席是哪位?土地、劳工、文化、粮食委员都是谁?”

 这一连串的问话把来人问住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主席——是——姓孙的,噢!不是不是,开会那天我没去,听说是张主席。”

 范从恩见他答话结结巴巴,神色慌张,就直截了当地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你不是三元坝的人吧?”

 那人一听更为惊慌,稍停了一下,故作镇静地说:“你认识我呀,那好啊!我们都是自己人,你说红军有多少人呐?听说他们到四川打仗去了,是不是呀?”

 范从恩一听更明白了:他想搞红军的情报。没那么容易!便将计就计地说:“红军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又不给谁请假,谁知他们去打仗没有。他们整天打土豪呀,分田地呀,站岗放哨呀,把人弄得不知哪样才好。”

 说毕就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人听了,以为小范真的厌倦红军,就说:“小朋友,我是白杨坪的人,我们是乡党啊!我来请你行个方便。”稍停四下一望,伸出一只手,接着说:“行个方便,我给你五块大洋!”

 范从恩听他这样一说,便想起来了,他就是白杨坪逃跑了的那个反动神团王团首。小范心里想着,灵机一动,马上从地上站起来说:“你就是白杨坪王掌柜吧,听说你为人厚道。给五块大洋,你要个啥方便呀?”

 王团首满以为把小范诱转了,就紧接着说:“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我们都是当地人,谁还不为邻居好啊!听说红军走了,国民党马上要派兵来了,我今天回来收点租子请人背走,你行个方便,日后我重重谢你!”

 范从恩听他这么一说,火冒三丈,说:“你问红军的情况,又给五块大洋,就是为了这个?哼!红军在不在我们照样分田地,打老财,建立苏维埃。你想反攻倒算收租子是妄想!”隐蔽在树林里的童子团员捏着一把汗,听得清清楚楚。狡猾的团首听了小范斩钉截铁的回答,知道中计,便现出原形,摆出一副凶相,拔出明晃晃的匕首,对准小范咬牙切齿地说:“你小子硬什么?今晚我们河水不犯井水,你留个方便则罢,不留方便,我就要你崽子的性命!”

 机智的范从恩,见王团首要下毒手,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毫不畏惧,趁机用红缨枪将他手中的匕首打出哨棚,匕首落在石头上滚下了石岩。那恶鬼气急败坏地扑来,小范敏捷地跳出哨棚,吹响了口哨。潜伏在林中的童子团员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哨音刚响,从树林里钻出了四五个端枪持刀的团员,一齐冲向凶似豺狼的王团首,揪住胳膊将他绑起来,扭送到了苏维埃政府。

 这件事传开了,群众给他们编了几句顺口溜,至今还广为流传:

小小童子团,站岗放哨严;

把关又守隘,跟着红军干。

枪杆对土豪,活捉地主佬,

革命不胜利,绝不下岗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