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陕西省太白林业局官网!您是第 573591 位访客。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务政工 > 组织宣传

第四十集:凌云步月亦英雄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1-04-01 访问次数:41
第四十集:凌云步月亦英雄

 知史爱党、知史爱国,知史明智、知史担责。为迎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陕西省委组织部、陕西省委党史研究室、陕西网、陕西人民艺术剧院精心制作了《红色陕西》系列音频,为您讲述发生在陕西鲜为人知的经典党史故事。今天带来第四十集:凌云步月亦英雄。


 1928年3月,正值青黄不接之时,陕西关中地区遭遇百年不遇的大饥荒。反动政府不但不减免苛捐杂税,救济灾民,反而横征暴敛;土豪劣绅横行乡里,匪患不断,民不聊生······

 一场革命风暴正在悄悄孕育。

 就在这时,一首扣人心弦的《起义歌》在礼泉民众中流传开来:

农民为何不觉悟?

军阀争权利,混战无已时。

豪绅们和悍吏,层层压迫你;

有饭不得吃,有屋不得住。

可怜农友们,只知长嘘气,

痛心疾首,饮泣吞声,为人做奴隶!

快快团结起,自己靠自己。

勿叹息,勿饮泣,加紧战斗力!

要利你兵器,高举你战旗!

军阀和豪绅,一齐都杀死。

打破铁锁,摆脱压迫,走向光明地!

 这首气势激越的《起义歌》,在日后发动的礼泉农民暴动中起到了很大的鼓动作用,它的作者,名叫秋步月。

 秋步月(1902~1930),字凌云,礼泉县李游村人。自小聪慧过人,曾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立三中。还在西安求学时,秋步月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曾为粉碎刘振华围困西安城作了重要的宣传鼓动工作。1927年1月,25岁的秋步月受上级党组织派遣回到礼泉发展党员,是中共礼泉县党、团组织的创建人和第一任县委书记。在此期间,他带领群众铲除贪官,打击土豪,组织民众开展武装斗争,一时成为了礼泉人心中的英雄。他的启蒙老师晁志贞当年曾惊奇地说:“此儿聪颖,后生可畏,有凌云之志。”

 而最能证明秋步月凌云之志的,是他26岁这年领导的礼泉农民暴动。

 在谱写《起义歌》的同时,秋步月又起草了《礼泉农民起义书》,连同县委委员赵志静拟写的传单和标语口号,迅速地发到全县各乡。

 此外,秋步月还组织党团骨干深入各乡村做群众工作,着重抓了自卫团的发动工作。

 遵照省委部署,暴动的各项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为了了解民意,秋步月让各村农会采取传递饦饦馍的办法,作一次发动农民暴动的预演,全县各乡农会一齐动手,一夜之间饦饦馍传遍了大小村庄。一切筹备妥当,农民暴动的熊熊烈火即将燃烧起来。

 4月29日,星光渐隐,曙色微露,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辛劳大半夜刚刚睡下的秋步月、赵志静和杨居智。来者是外出探听消息的韩生辉,他顾不上擦汗,就急切地对秋步月说:“郭正芳让我告诉你们,眼下冯玉祥在潼关外军事吃紧,陕军大部东出潼关,各县武装也大都派往西安守城,县城空虚,听说县府正打算将北乡南坊的土匪调入城内。”

 听了这个消息,一向沉着冷静的秋步月一下跳了起来,高兴地说:“陕军出关,防务空虚,机会难得,我们暴动的时机到了。”

 是日八时左右,县东乡金家寨的万缘寺里,部署暴动的党团县委扩大会议开始了。平日冷清的万缘寺,人头攒动。来自十里八村的80多位青壮年农民,静听着秋步月关于大暴动决议案的报告。他们中间的绝大多数是秋步月回乡以后发展的党团员和农会、农民自卫团的骨干,是这次暴动的中坚力量。

 会议决定秋步月为暴动总指挥,曹右武为副总指挥,雷德田为农民自卫团总团头,并确定了各乡的带队人。

 会后,秋步月和他的战友们辗转奔波各个村庄,协助整编队伍,激励农民的斗争激情,动员自卫团磨利大刀梭镖,准备向恶势力进行一次猛烈的攻击。同时发出淡红和浅黄两种颜色的鸡毛传帖,通知乡民,按预定时间围攻县城。

 5月1日,星光微淡,晓月初沉,当东方天际慢慢露出鱼肚白时,大暴动的烈火在泔河南北熊熊燃烧起来。一万八千多农民扛着木杈扫帚、铁锨棍棒、大刀梭镖,分四路浩浩荡荡向礼泉县城进发。

 “打倒贪官污吏,铲除土豪劣绅!”

 “废除一切苛捐杂税!”

 “中国共产党万岁!”

 “苏维埃政府万岁!”

 人们士气高涨,口号声响彻云霄。

 县长朱家骧惊慌失措,急令用“九斤犁”土炮向城下轰击,南扶村一位农民不幸被弹片击伤,攻城农民怒火倍增,纷纷要求用麦秸烧开城门,冲杀贪官污吏。因天色已晚,秋步月传令下去,队伍就地驻扎围城。

 时入深夜,月沉露重。城内,官绅们恐慌万状,叛徒曹东山焦灼万分。县府劣绅晁肃亭、陡松年、康振华交替登城巡查。守城敌兵手执火把,四处巡防。城外,攻城农民在东门外南北二店和东西马路两旁枕戈待旦,还有人唱着“东吴大报仇”的秦腔戏,充满尚武之气。

 天刚蒙蒙亮,秋步月就派县委委员赵志静去县东乡发动农民,继续壮大围城队伍;派团县委委员袁遇端去县南乡重新组织力量,支援东门攻城。他们还在东门外南店召开党团县委联席会议,动员大家坚定信心,振奋精神,团结一致,一鼓作气,斗争到底。

 吃早饭的时候,县城附近的男女老少,纷纷前来给攻城人员送饭送水。就在这时,大地主袁家拉了两大车小麦路过东门外,秋步月立即下令没收,分给贫苦人家。攻城农民情绪更加激昂。

 攻城持续到中午,县长朱家骧指派路过礼泉的冯玉祥部一名副官出城调解,秋步月在南店的土炕上拟出三项谈判条件:第一,豁免粮款;第二,惩办劣绅王渭滨、李蔚之;第三,交出叛徒曹东山的首级。听此谈判条件,朱家骧暴跳如雷,急令已调进县城的土匪头子陈伯龙、李世龙备好枪支、大刀,伺机袭击攻城农民。

 日偏过午,为了壮大攻城武装力量,秋步月带人前往县城东南与一支地方武装商议协助攻城之事。可他们前脚刚走,朱家骧就令匪徒陈伯龙、李世龙出城包围南北二店。手持杈把、梭镖的农民和挥舞着长枪、大刀的匪徒展开了搏斗厮杀。县委委员、自卫团总团头雷德田手持利剑,接连砍倒几个敌人,掩护农民撤退。共产党员、新城村自卫团头李元生手持梭镖,直刺敌人。短兵相接半个多小时后,雷德田、李元生身中数弹,壮烈牺牲。七名党团骨干和五十多名攻城农民被俘。

 当秋步月闻听枪声迅速赶回县城时,攻城队伍已被打散。敌人于当晚杀害了北寨村和徐家村农民自卫团头陈天德、徐连宽。随后,又残杀了县委委员段育藩和共产党员张学海、郑宗伯、虎学英等人。

 经过几个昼夜的痛苦反思,秋步月于暴动失败后的第三天主持召开党团县委会议,发出了“剩得头颅报死友,凭借热血战群魔”,“踏破敌人老穴,待从头,收拾旧山河”的铮铮誓言,鼓励大家振作起来,重整旗鼓,继续战斗。

 此后,礼泉县反动政府以500块大洋的赏格索要秋步月的首级。因当时的省委机关已遭国民党新军阀破坏,秋步月失去了与上级党组织的联系。1928年11月11日,秋步月孤身跋涉数千里,去湘赣边界寻找毛泽东、朱德领导的工农红军,但由于国民党对井冈山的封锁和围剿,最终无果而返。

 1929年,辗转奔波数省的秋步月回到家乡礼泉。面临国民党白色恐怖,他不惧危险,秘密恢复、整顿党的组织,并不惜变卖家产,建立地方武装游击队。这支活跃在礼泉、乾县、兴平、武功一带的武装队伍,坚持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殊死搏斗。恐慌不安的反动政府收买地痞、土匪,重金悬赏,必置革命者于死地而后快。

 国民党新任县长谢鸿章,一上任就收买了土匪头子王振邦,以图对付秋步月。

 1930年5月9日,趁游击队员外出活动之时,王振邦派心腹翟升子带领30余名匪徒向秋部驻地张冉村扑来。因敌我力量悬殊,秋步月遭匪徒逮捕。翟升子要拉秋步月前去领赏,秋步月临危不惧,厉声斥责:“贪官给你们封官许愿,你们就为他卖命,真是无耻!” 胆战心惊的翟升子急令一名匪徒开枪打死了秋步月,并残忍地割下了烈士的头颅,悬挂于县衙大照壁前“示众”。

 年轻的秋步月,就这样倒下了。一时间,山河为之含悲,日月为之变色,万民为之啜泣!

 噩耗传到他的家乡李游村,曾受过他恩惠的冯生龙老人像失去亲生儿子一样,热泪潸潸,悲伤至极。当他听说烈士身首两处,无法安葬时,便只身前往县城,以六块大洋托衙役将烈士头颅从县府门前的大照壁上取下送回李游村,在无数村民的哭泣声中将烈士身首予以掩埋。

 壮士一去不复返。秋步月的英雄事迹在礼泉县老百姓中广为传颂。人们以此赞歌,告慰忠魂:

凌云步月气腾天,

虎视龙骧闯大关。

洒血抛头求解放,

黄龙未饮也心甘。